? 上饶怎么治近视眼,上饶怎么矫正眼睛近视,上饶怎么治近视
  • 首页 > 社会 > 国内国际 > 正文
  • 注 册 登 录
  • 上饶怎么治近视眼,上饶怎么矫正眼睛近视,上饶怎么治近视

    上饶怎么治近视眼,

      大洋网讯 当走进酒店遇见余氏六姐妹的那一刻,容姨忍不住冲上去将她们一把紧紧搂住,“邻居,太久太久没有见面了”。3月4日,桨栏路的近130名老邻居时隔近50年再次聚首。他们是三四十年的老邻居,曾经住在只是一座不起眼的竹筒楼,里面用木板间隔,每间只有10平方米左右,里面住着86家房客。人来人往,岁月变迁,老楼依旧屹立,那些年的街坊情谊却伴随着他们从青春直到老去。

      上世纪50年代,这里曾是广东省航运系统的职工宿舍,父亲是同事,小孩互相是同学,回到家里又是邻居。虽是邻居,却胜似家人。时隔60年再次聚首,老街坊热泪盈眶,儿时的玩伴如此已经双鬓发白,一起回首年轻时的故事。

      重逢:阔别六十载,今日再重逢

      “你不就是余姐吗,那么多年没见,样子都没怎么变过!”在海珠区的一家茶楼里,容姨看到了自己50年前的邻居。那时,自己年芳二十,在广州落地生根,出嫁后就随老公住进了桨栏路130号。余姐被容姨紧紧地搂住,回忆不禁涌上心头:“那时你还是个小丫头,我们还看着你的小孩出生,吃过你的姜醋呢。”

      人群中,老人们一见面就紧握彼此的手。他们当中的大多数,搬走后就各散东西,十多年甚至几十年没有见过面,对彼此的印象仍停留在童年时代。组织者是被称作“阿弟”的肖洵,当年住在桨栏路130号时还是个孩子,如今已年过花甲。“当时的小孩如今大多已经退休成了老人,我们的父辈如果还健在都快成百岁老人咯”

      说起曾经的住所桨栏路130号,老人们总有说不完的话题。在聚会的近130名昔日邻居的眼中,那里是物质简陋,人情浓厚的家。阿弟说,这座竹筒楼,门面虽小,进深却长,四层楼共容纳了86户、每家每户平均5人,至少也有400人。每层楼被分隔成豆腐块大小,每家人仅一间10多平方米的小房间,用木板隔开。冲凉房、厨房和厕所公用,大家的日常生活紧紧联系在一起。

      孩童回忆:同屋檐,吃遍百家饭

      “那时候是没有私隐的。”参加聚会的韦建说。他回忆,当时每层楼楼高有近4米,一户人家人多的有8、9个,于是只能向上发展,搭阁楼住人。两户之间也没有什么水泥墙,只是用一公分左右的木板稍微隔开,“隔壁吃什么、说什么、骂小孩我们都听得一清二楚,所以邻居每个人的家庭情况我们真的是了如指掌,就像自己家人一样。”他还记得,以前每每自己捣蛋做错事,父亲或母亲总会领着他到邻居家道歉赔不是,而邻居家的孩子也是互相串门,玩在一起打在一起。

      肖洵回忆说,儿时最有意思的是住在竹筒楼里的孩子,很多上学时是同学,回到家里父辈是一起航运的同事,所以一起上下学、一起写作业、一起玩耍、一起打架总是免不了的。因为大多小孩的父亲都是船员,所以楼里平日大多是妇女和小孩老人。

      小孩子不免调皮,闻到香味就会不自觉地往厨房里钻。“又不好意思开口要吃的,就站在旁边,大人们见到就会分一些美食给我们,久而久之他们煮东西常常都会准备多几分。”韦建说,儿时一个美好的回忆,就是能在这狭窄的楼道里,品尝到来自不同地方的口味。“新仔家是河南人,妈妈弄得烙饼总会分给我们小孩一份;强仔家来自台山,家里做的台山濑粉味道至今难忘。”

      肖洵的弟弟肖河说,当时父母忙于工作,哥哥又到了农村,自己就成了楼里的“孤儿”。当时街坊邻里大部分的生活必需品都要凭票购买的,油、米、煤、鱼、肉、布都按人头分配。于是母亲就将粮票、油票留给邻居们,自己在很长时间里就是吃着百家饭长大的。

      故事:不嫌邻居吵,照顾似家人

      一公分厚的木板挡不住声音,同样也挡不住浓浓的邻居情。“现在像我们这样邻居聚会的太少了,我们当年的邻居就像一家人一样。”50年代末就搬进桨栏路130的春梅说。

      她回忆,当时楼里面住着上百名小朋友,他们之间大多互相是同学,一起上学放学,一起写作业,连洗澡也是在一起。她说,因为当时是公共浴室,一层楼十几二十户人家只有三个洗澡房,小朋友间为了图快,也为了好玩,有时五六个女生就挤进一个浴室里。“比如如果知道里面有熟人,敲敲门就会放进去一起洗了。”

      同住一层的林氏六姐妹与余氏六姐妹在聚会时坐在了同一桌。余姐说,当年他们是只隔着一层木板的邻居,自己的姐姐因为脑膜炎常常不能自控,晚上会扔东西和乱叫,“她们姐妹当时真的很好的,丝毫没有抱怨,反而是帮我们哄姐姐。”余姐还清晰地记得,有个晚上自己的姐姐乱扔东西,直接就透过木板到了隔壁林家,林家的姐妹们没有过来投诉,反而是拿着当时非常稀缺的糖给姐姐吃,“姐姐看到她们对她这么好,就不闹了。”余姐不禁感叹,当年的邻居情谊是现在无法想象的,现在稍微弄出点声音都会被邻居家投诉,当时她们还帮忙照顾姐姐,我们两家就像姐妹一般。

      故地:依旧能见当年情

      聚会的组织者肖洵坦言,这样的街坊大聚会办起来实属不易,因为随着时光的推移,这栋楼的业主已经收回了房屋,这86家房也慢慢从满怀记忆的桨栏路130号中搬走。

      “当然是非常不舍得啦,可是又能怎样呢,当时很多人连电话都没有,一次别离,可能永生就不会再见了。”肖洵说。带着回忆,不少老街坊紧紧相拥,他们相约回到自己昔日的老房子,想再续那段旧时光。

      跟从着街坊的脚步,记者来到桨栏路130号,老屋门口的一块铭牌记录了这栋楼的“光辉岁月”——这座广州市历史建筑曾是添男茶楼,至今已有超过180年的历史。

      韦建指着门口那道圆弧形的牌匾说,那里原来就写着“添男”二字。虽然如今已经改建成衣服的卖场和仓库,但建筑外墙那精致的雕花依稀能看见往日的辉煌。

      跨入光线昏暗的窄门,沿着半米宽的楼梯往上走,只有墙角的彩色图案瓷片还是老样子。肖洵回忆,上世纪50年代,老航运系统的职工们拖家带口搬进这里,从1980年代到了2000年,这座建筑原业主的后人重新继承房产,街坊陆续搬走,这群共同生活了50年的老邻居就这个世纪交替的时刻,四散天涯。

      爬上二楼,眼前是一片豁然开朗的平台。韦建回忆,当时每层楼是用木地板,老式窗户和隔成一个一个十余平方米的小房间,如今已经改造成了仓库。当时的公共冲凉房是个圆形的小拱门,公共厨房里有三排并列的灶台,但如今一切已经面目全非了。

      唯有从一楼到二楼那段木阶梯,让街坊们回忆起了旧时光。“我小时候就住这里,从记事起每天都能听到不同人上楼下楼的脚步声,后来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谁了。”街坊宋先生说。肖洵则说,小时候没有什么玩乐,就在一楼到二楼梯级的拐角处,几个小孩在木阶梯上打乒乓球。街坊们都感慨万分,踏着跨越了半个世纪的木阶梯,仿佛回到了往日的时光。

      缘起:跨越半世纪拾回旧时光

      “人老了总不免缅怀以前的时光,年轻时为了生活都各奔东西了,如今又重新拾回了那些年的街坊情了。”韦建说。说起这次的聚会,街坊们说全靠老街坊们口口相传,加入了桨栏路130号的微信群,一个一个地把以前的老街坊寻回。有了赶来,有些街坊还特意从美国、加拿大、香港等地赶来。

      容姨算是特别幸运的一个,她没有使用微信,但从公园的玩伴里听说了桨栏路130号的大聚会,就误打误撞赶了过来,当匆匆入门见到老邻居那一刻,她激动地紧紧将她们抱住。组织者肖洵说,能够参与聚会的大多都是当时的小孩,现在都已经大多年过六旬了,当时的父辈如果健在的起码超过九十岁,“老人家见到老邻居都很激动,所以我们既期待又担心老人吃不消。”

      肖洵说,这场的聚会很多人都意犹未尽,相比于如今大家邻里之间关着门互不相识的状态,那时的邻居就像家人般亲切温暖。“现在像我们这么好的邻里关系已经绝种咯。”在街坊们自豪而欢乐的呼喊声中,聚会落下了帷幕,聚会时的相片在微信群中流转,被永久地留在了大家的相册与回忆中。

      (文/广报记者 林亦旻)

    泰安市委宣传部主管 泰安日报社主办 地址:泰山大街777号泰安传媒集团22楼 联系电话:0538-6272000 邮编:271000

    中华泰山网 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my053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鲁B2-20100031号 鲁ICP备08005495号-1

   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:12377 举报邮箱:jubao@12377.cn